吴军 • 硅谷来信第039封| 一次堪比大屠杀的学术造假

https://dedao.cn/course/article?id=5Yejy8dqoQD9JoYQpKR1r0xpgmWk3v

... ...
2014年1月,世界一家著名的医学杂志《欧洲心脏杂志》发表了一篇质疑文章,轰动了世界医学界和国外很多媒体。文章的标题就非常抢眼——《研究的失误会致命:临床研究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危险的专业吗?》,它的作者是伦敦皇家学院国立心肺研究所的两位医生,科尔博士(Graham D. Cole)和弗朗西斯博士(Darrel P. Francis),该文并不长,只有三页纸,所讲的一件事情却让人毛骨悚然。
 
这件事情发生的背景大致是这样的:
在欧洲,每年都会出版一个“心脏病指南”给心脏科的医生们做参考,而大部分医生在给患者医治心脏病时,比如做手术时,会遵循指南上的建议流程做手术或者使用相应的药物。因此这个指南一旦出错,麻烦可就大了,全欧洲的患者都要倒霉。因此这个指南每次在修正时都要根据最权威的专家,最可靠的结果进行。但是,谁也无法保证专家偶尔会做假,而这件事就发生了。
2011年,当时新版的欧洲心脏病指南就推荐,为了预防非心脏手术的病人因手术引起心脏病,建议在术前使用一种防治心脏病的药物β受体阻滞剂。然而,该指南的这一条建议是根据(后来被发现)有数据造假和学术不端的临床研究成果做出的。尽管科尔和弗朗西斯没有点名说这位造假的医学家是谁,但学术界都知道他是荷兰著名的心血管专家堂·珀德曼斯(Don Poldermans)。
珀德曼斯是荷兰伊拉斯谟医学中心的心血管专家,在出事之前是世界知名的心血管疾病研究科学家,同时还是欧洲心血管疾病协会的委员,并一度担任过该协会任务组的主席,学术地位不可以说不崇高。他多年来一直在研究手术期的心脏病预防和治疗,发表了多达五百多篇论文。这些论文也被医学界广泛地引用了,很多其它研究团队的研究都是基于他们发表的成果而进行的。正是考虑到珀德曼斯的权威性,欧洲心血管委员会才会采用他的研究结果来更新临床指南。
但是,也就是在这一年,珀德曼斯所在的大学有人发现,该研究小组的研究成果有前后不一致的矛盾之处,所涉及的数据有伪造以及不可信的嫌疑。于是,大学对此展开了调查并开除了珀德曼斯。2012年,大学确认了被“心脏病临床指南”直接引用的一篇文章里的数据不严谨,有严重的偏差。珀德曼斯团队的文章指出,使用β受体阻滞剂能大幅度降低死亡率,但是他们的数据是做了人为挑选的,如果不做挑选,用大样本实验却得出相反的结论:给非心脏手术的患者在手术前使用β受体阻滞剂,可能使手术期死亡率提高27%。
从2011年指南采用了珀德曼斯的研究成果,到2012年该成果被发现造假,欧洲有76万人在进行了非心脏手术后死亡。以增加27%的死亡率推算,可能有多达16万人都是白白送命的。更严重的是,虽然2012年珀德曼斯东窗事发,一些医生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依然沿用了2011年的指南(因为欧洲并没有出新的指南),因此医疗事故导致的死亡人数可能更多。对此,科尔和弗朗西斯讲,这一系列文章比大屠杀后果更严重。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欧洲一些医生没有严格遵循指南的流程,反而无意地救了很多个生命。
... ...
EHJ title
 
citation: 
Thomas F. Lüscher, Bernard Gersh, Ulf Landmesser, Frank Ruschitzka(2014). Is the Panic About Beta-Blockers in Perioperative Care Justified? European Heart Journal, 35(36), 2442–2444. https://doi.org/10.1093/eurheartj/ehu056
 
fulltext